關於部落格
花飛花舞花滿樓─中國經典文學的璀璨花園
  • 6006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席慕蓉新詩賞析

貳、篇章結構 
        本詩藉教授蒙文的語言學習形式,來表達作者對人心共善同美的特質與群體相殘互敵的衝突之間的矛盾,所引生的沉痛感慨。語言學習是虛,寄託沉痛是實。詩分九段,筆者將其分為:第一部分:一至四段;第二部分:五至七段;第三部分:八、九兩段等三個部分來說明分析。其中四、七「當你獨自前來」兩段,雖是插語,卻是全詩主題的最好註解。以下試說之:
        第一部分:一、二兩段以蒙文、漢文取名的材料兩相對照,「斯琴高娃」之於「美慧」,「哈斯高娃」之於「美玉」,「奧魯絲溫巴特勒」之於「國雄」,從孩子的取名用意中,得見即使民族不同,文化有異,文字語言俱殊,但美善的心靈是一致的。第三段再以愛、恨、悲、喜等情感上異名同質的材料,對比見意,進一步說明愛、恨、悲、喜的情感,是「有血有肉的生命」,「有渴望也有夢想的靈魂」所同有,也不該因民族、文化、語言、文字的迥異,而被撕裂、扭曲。「我們難道就不是」一句激起了文勢,作者的憤然,喟嘆及吶喊迸然而出,因此第四段於語言學習外兀然接入,申訴著在同樣美善的心靈下,相同愛恨悲喜的情感中,人與人是可相通相感,甚至「可以成為一生的摯友」,但「為什麼」個人隱入群體後,這美善心靈,這真情實感卻也隨之隱沒,而代之以仇恨,而敵視彼此。這陡然一問,看似突兀,卻是作者憤然,喟嘆及吶喊的情感下自然的銜接,不僅為全詩帶來衝擊人心的沉痛,這一聲「為什麼」的浩問,也為原本平波靜浪的溫緩文勢,激起了巨浪驚濤,迴響久久縈繞心中,詩讀至此,讀者終於在蒙漢語的解釋當中,窺見作者如此選材、剪裁、布局、安排的詩旨用意所在。當然,課還未上完。
        第二部分:前一波的餘響猶在,進入下一段落時,情緒當然就無法像開始那般地舒緩。因此第二部分第五段開始,蒙文課的重心回到了作者天蒼蒼,野茫茫的塞外故土,使得之前的餘響散於蒼天茫野。身為蒙族的成員之一,作者基於對故土家鄉的深情和深愛、自傲與自豪,當然會不吝於著墨描繪那片蒼天與草原,之前巨浪驚濤的文勢,又在蒙漢語解釋的平順聲調中復歸溫緩,但在溫緩的語調中,作者以誠摯且驕傲的神情,歌頌著「先祖獨有的疆域」及那片「碧綠的生命之海」,並自豪的說著:「在這裡人與自然彼此善待」。於是在「曾經」的懷想中,讀者也被引入「呼德諾得格」美麗的草原中,而心中也漸淪起了欣喜的小漣漪。就在一片敬意、驕傲、讚誦的氛圍中,作者以高反差的手筆,將情緒急轉直下,以微顫的聲調說著:「俄斯塔荷是消滅∕蘇諾格呼是毀壞∕尼勒布蘇是淚∕一切的美好成灰」,使張揚乍換為嗚咽,欣喜忽變為悲悽,驕傲突轉為哀憐。「消滅」、「毀壞」是對昔日輝煌及驕傲的殘酷,「淚」、「灰」是對昔日輝煌及驕傲的哀悼。讀詩至此,心緒的落差,又不得不令人釋卷有思。然而這輝煌的湮沒,驕傲的失守,難道是人的美善不再,情感斷熄了,才使得「消滅」與「毀壞」相偕而來嗎?這個問題作者又以突接之筆,回答了問題,同時又拋出了問題。她說:「當你獨自前來∕這草原可以是你一生的狂喜」,來到「呼德諾得格」,仰望「騰格里」,依然令人狂喜莫名,不管是蒙,是漢,是中,是外,可見並不是美善不再,情感斷熄了。然而美善情感依舊的人,「為什麼∕當你隱入群體∕卻成為草原的夢魘和仇敵?」這天外一問,再次呼應第四段那一問,同樣地對文勢也起了波瀾的效果,但較之於第四段敵對的沉痛,此問更有前潮未退,後浪蓄能進翻之勢,其悲痛慨嘆更是有進無退啊!
        第三部分:悲痛慨嘆的有進無退,使作者憤慨難平的心緒推到極致,因而不再苦口婆心歌誦美善,鄙薄醜惡,轉以反筆展現群際敵對後,風沙滔天,乾旱千年的景象,來喚醒那些「依舊不肯相信」會風沙滔天,乾旱千年的敵對者。作者此層的轉進,對敵對爭鬥者堂皇的理由—「民族大義」,「公理正義」,「為民除害」等,背後所裹藏的可鄙私心及可笑意識,有了一定的卸妝效果。使得百姓成哀鴻,江山變焦土,不再成為堂皇理由下,應然甚至是必然的犧牲。是以作者關注於人與人同有的美善心靈及真情實感,期望能代群體與群體間無謂的敵對與爭鬥,以使人際與群際間的矛盾無奈,少一些歷史性的浩嘆。否則,漠視人類同有的美善心靈及真情實感,輕忽敵對爭鬥,這「顯明徵象」的惡果,一味地追求文化的優越,種族的優秀,而好大喜功,窮兵黷武的話,草原何能長碧,蒼天怎能恆青,終會乾旱千年,風沙漫天,「一切的美好∕成灰」。於是作者在八、九兩段以反筆切入,簡筆描繪,意象欲出,透過此意象,以顯深沉的寄語,並使前文抒寄的沉痛感慨有了照應與歸結,全詩於餘意不盡中收束,留予人一記重擊後隱隱的傷痛。
        通篇而論,全詩以緩而疾的節奏,詠嘆著沉痛的悲音,首尾一體,結構嚴整,選材奇出,剪裁精當,造語平易,文勢起伏有致,段落照應明晰,而第三部分八、九段反筆敘述,在意象營造上突出明朗,是一精采之收筆。
        另「用韻」是席詩的一大特色,本詩亦無意外。
        第一段「慧」、「麗」相口十,「玉」重韻。
        第二段「雄」、「間」、「同」、「雄」同用鼻音韻、重韻。
        第三段「傷」、「恨」、「命」、「魂」皆是鼻音韻,「喜」、「愛」用「i」收尾。
        第四段「來」、「體」、「敵」相口十。
        第五段「地」、「待」、「海」用「i」作收,「天」、「場」、「經」鼻音韻作結。
        第六段、第七段「滅」、「壞」、「淚」、「灰」和「來」、「喜」、「體」、「敵」皆以「i」收尾。
        第八段「近」、「明」、「信」亦皆是鼻音韻。
        第九段「南」、「旱」相口十,「淚」、「灰」同韻。
綜觀全詩韻腳,以「一」、「ㄟ」、「ㄝ」、「ㄞ」等以「i」收尾者,和「ㄥ」、「ㄣ」、「ㄢ」、「ㄤ」鼻音韻者為主,這樣的運用方式,與全詩「悲淒」、「沉痛」、「傷感」的基調是相一致的。而錯落有致的韻腳,也使得全詩節奏徐疾得宜,以致作者的情緒律動豁然而出,如六、七、八、九等四段,作者以高密度的口十韻,使情感由低緩而高昂,來傳達內心激昂的憤慨,沉重的悲痛,讀來令人心潮翻湧不已,此即是本詩節奏音韻安排最具特色處。
參、修辭技巧 
        本詩主以「排比」方式來介紹蒙文,透過「○是○」的對照說明形式,來鋪陳作者的旨意。如前三段即藉此以說明語言文字雖然不同,但求美向善的心靈是一致的,愛恨悲喜的情感是同樣的,以為第四段的衝突矛盾做鋪陳。
    而四、七兩段「設問」、「類疊」的形式,為全文起了波濤之勢,也為詩旨起了點睛之功。而「當你獨自前來……為什麼∕當你隱入群體……」的重複運用,也為所抒發的沉痛感慨有了更加發酵的效果。
        八、九兩段以「示現」的方式,展現出一幅敵對未除,一切美好終必成灰的景象,使全詩有了警醒之效。
資料取材:http://www.hle.com.tw/bookmark/sky/04/04_04.asp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